中建二局土木公司新疆项目爆破队队长夏秋林:“把最难最危险的活留给我”

来源:  国资委网站 时间:2015-04-27

原文作者:栾笑语

对中建二局土木公司新疆项目爆破队队长夏秋林来说,2014年的最后两天让他记忆深刻。

2014年12月30日,新疆昌吉州遭遇暴风雪,一时间天地苍茫、气温骤降。中建二局土木公司新疆项目爆破现场正面临收尾,爆破作业刻不容缓。狂风助着暴雪迎面袭来,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,夏秋林艰难地走在爆破平盘上,凭着感觉一步步向前挪,手电照、徒手摸,检查一个个炮孔的爆破效果。直到确认200多个炮孔全部达到预期,他长长舒了口气。“那天,我们爆破队顶风冒雪整整干了18个小时。”夏秋林对记者说,“真是耗尽了力气。”

2014年12月31日,新疆项目如期完成矿山剥采目标任务;全年剥采量达1345万立方米,创下了项目进疆新纪录。这些成绩都与爆破队精准、高效的作业分不开,夏秋林是这支队伍的灵魂。

谈工作:“爆破是很普通的工种”

夏秋林,重庆奉节人,今年36岁,被工友称呼“老夏”。一是因为常年在野外爆破,整日风吹日晒,看着显老;二是他办事成熟可靠,从事了十几年爆破工作,经历了大亚湾核电站等6个项目工程。

说起爆破,人们会联想到“危险”,但这个每天与炸药为伍的工种却是许多土木工程必不可少的一环。就拿夏秋林所在的新疆项目来说,爆破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把坚硬的山石炸成大小均匀的石块,便于剥采,爆破的完成效率直接决定了剥采作业的进度和质量。做好爆破,夏秋林的压力不小。

爆破到底怎么干?“简单说来分4个步骤:钻机打孔、填装炸药、炮孔连线、安全起爆。”项目部党支部书记李俊召对记者解释,“但细究起来,远不止这么简单。目标剥采量多少?岩石结构性质怎样?爆破方案怎么设计?打多少孔、装多少药?都要讲究,还必须确保安全。”

爆破是精细的脑力劳动,还是重体力劳动。“去年,老夏带领的爆破队刷新了单日爆破用药28吨的历史成绩,这意味着什么?”李俊召向记者抛出问题,紧接着自己回答,“意味着规定时间内要把28吨炸药搬到炮孔边上去!由于爆破作业面条件不好,很多地方机械力量跟不上去,只能靠人手抬肩扛往上冲。爆破队只有16名队员,管理人员也得经常支援。再赶上风雪天……”李俊召说不下去了,连连摆手,爆破这个活计之难溢于言表。

一边是安全高效的要求,一边是繁重的体力负荷,爆破作业几乎每天都要进行,夏秋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但夏秋林却说,“其实爆破是很普通的工种。就像厨师做饭、司机驾驶,不同的是每一次爆破都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爆破前检查爆破网络连接情况,爆破后检查有没有盲炮发生,这两件事情,夏秋林每天都要做,一做十几年,每次都一丝不苟。从他担任爆破总指挥那天起,无一起安全事故发生。

带队伍:“把最难、最危险的活留给自己”

爆破不简单,在戈壁滩上搞爆破更是大挑战。什么情况作业最难?夏秋林想想说,“大雪天爆破最难,手套都被浸湿了。”

天山脚下的戈壁滩,风雪一来,天寒地冻,气温能低至零下20摄氏度。上山的道路被积雪覆盖,炸药车一旦陷入雪坑,就要靠人力往上推。往打好的炮孔填装炸药,发下来的棉线手套也被冻住,只能用双手把厚厚的积雪拨开,把炸药和雷管填进去。要在风雪大的地方完成更精细的连线工作,更是难上加难。每当这个时候,夏秋林总是冲在一线,爬冰卧雪,为炮孔连线。

一次,风雪中的作业格外艰难,爆破一直持续了5个小时。到了晚上,爆破队结束工作回到营地,队员们一个个手抖得连饭碗都端不起来,夏秋林的双手更是冻裂了两个大血口子。

夏季酷暑,有时漫天风沙;冬季严寒,有时风雪茫茫,可一旦有爆破任务,夏秋林的爆破队总是能冲在最前面。大家说,老夏的爆破队敢打能赢。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,怎么带出一支好队伍?夏秋林的话很实在,“我对管理不擅长,和他们相处,我能做的就是把最难、最危险的活留给自己。”

夏秋林除了以身作则,还带着队伍搞创新。爆破网络使用的螺旋四通设计粗糙、螺纹不规范,导致爆破员连线时操作困难,夏秋林就带着徒弟研究。一个月后,他们将优化后的方案交由厂家试生产,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设计出一种既省时省力又节约成本的螺旋四通。据测算,使用新设计的螺旋四通,一年能为项目节约数万元。

最近,夏秋林又开始学习工程管理方面的知识。这方面,他想得透。“社会在进步,你不学就落后了,尤其是到了管理岗位上,不学习肯定是不行的。我现在是爆破队长,负责爆破作业中前前后后的所有事情,怎么安排人员和工作直接影响项目的施工效率,没有管理知识怎么行?”

话未来:“干爆破,一直到退休”

“5、4、3、2、1,起爆!”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随着震动大地的连续巨响,200发雷管牵引的6.6吨炸药同时起爆,原本坚硬的岩体变成了2.3万立方米颗粒均匀的石块。2002年,由夏秋林第一次担任指挥的爆破作业顺利结束。从此,起爆声就一直存在于他的生活中。

刚结婚时,夏秋林的妻子和大多数人一样,觉得爆破太危险,劝他别再干;有了孩子,夏秋林也想过要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的生活,不再只身行走千里。但十几年过去,爆破依然是他生活的主要部分,公司的项目到哪里,他就跟到哪里。

“做爆破员,就得跟着工程走,不能陪在妻子孩子身边,不能在老人膝下尽孝。”说起这些,夏秋林有些伤感。

就没想过换个工作?夏秋林摇摇头,向记者说了父亲的一段话。父亲对他说,“如果你第一次爆破就有成就感,我就支持你。否则,你还是干别的。”

结果呢?“我舍不得。”夏秋林说,“我舍不得每一次起爆时的震撼,舍不得每一次爆破成功后的满足感。”

舍不下爆破,更舍不得家人。今年春节,爆破作业不能停,夏秋林干脆将妻儿接到项目上团聚。一开始,四川长大的儿子对茫茫戈壁很感兴趣,看到工作中的爸爸也觉得新奇,但没过几天,孩子就腻了:“爸爸,回去吧,这里不好玩,光秃秃的,灰太大了。”夏秋林的心一下子酸了,跟儿子说:“你要好好学习,将来干点别的。”孩子又问:“爷爷是干爆破的,您也是干爆破的,爆破不好吗?”夏秋林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,自己能吃的苦,不希望孩子尝到;自己得到的满足,不知道孩子能否理解。

以后有什么打算?夏秋林说,“打算在这行干到退休,一家人团聚在一起。希望孩子健康长大,平平安安就好。”

这是夏秋林的愿望,也是更多普通中国人的愿望。

(本文章摘自4月27日《经济日报》)